*H2O Delirious / Vanossgaming

*一切內容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各種OOC/BUG

*其實很久以前在噗浪上發過了←


隔著一個電腦螢幕還有不知道在空氣中還是哪裡運作的網路,你可以認識很多朋友。Delirious曾經認為,以這種方式交到的朋友大多可以是真心的,畢竟你看不見對方的臉,看不見對方的身形,在不受任何外表干擾的狀況下便不存在以貌取人的風險,大可以放心地一起嬉鬧而不顧慮其他。

他很幸運,在認清楚網路上也不全都是好人之前先認識了Vanoss他們。一群好友們構築出自己的安全屋,他們當然都會各自往外發展認識自己的朋友,但最棒的是若認識到了心懷惡意的人,那麼只要一回頭、那些在GTA裡面舉槍互殺的朋友們就會一致槍口向外──他們當然不會像一群具有攻擊性的bitch一樣在網路上天天引發口水戰──不過打個比方,大概就是那個樣子。

 

身為youtuber,露臉不是必要的。雖然大家都這樣想,但除了Delirious以外的人其實多多少少都露臉過。比方MiniLadd會開著視訊玩遊戲(事實上,當jump scare出來的時候看到實際的反應也真夠好笑的),還有Nogla搬來美國和Lui住在一起之後偶爾會拍攝他們兩人的短片。Delirious在無聊的時候會點開好友們的影片看,剛開始還不太習慣把聽慣了的聲音套到那些人臉上,現在卻已經只要一聽見朋友的聲音就會想起他們的臉。

不過就像他說的,露臉不是必要,所以只要自己沒有主動說,其他人並不會問他長得圓還是瘦、臉大還是臉小、皮膚什麼顏色,對大家來說,他就是笑起來很誇張、常常被Vanoss扔手榴彈炸飛的Delirious

 

唔,Vanoss

 

Delirious打了個哈欠。他現在正坐在加州的機場,拿著手機百無聊賴地坐在機場大廳裡頭逛youtube。他花了點小錢買機票飛來加州,若是以往的他,他才不會把錢花在這上頭,不過前幾天Vanoss傳簡訊給他,說這幾天有個youtuber的聚會,MiniLadd和他都會出席。

Will you come?』

Vanoss這句話的前後沒有加上任何表情符號,Delirious卻從裡頭讀到了濃濃的期待還有一絲絲的害怕。

他知道那害怕不是因為擔心看見彼此之後夢想幻滅,十之八九是怕自己拒絕吧。在遊戲中明明欺負人不手軟,到這種時候卻小心翼翼的,這反差也太詭異了。

有點可愛。

他很確定,如果問這些話的是MiniLadd,雖然他跟MiniLadd也是好朋友,但他絕對考慮三十秒之後就會予以拒絕,像是有工作啦、或者家裡小貓要生啦之類的蠢理由。可當Vanoss傳了這樣的簡訊時,他只花了十秒的時間考慮就直接打電話告訴上司他想要請三天假,理由是表姊的堂哥的……

上司沒等他講完就准了他的假然後掛他電話。

他把手機收起來,在機場的椅子上伸了個懶腰,不顧形象地抓了抓發癢的鼻子,這才拎起腳邊的簡便行李,大跨步往機場外那些候客的計程車走去。

 

Vanoss本來要來接他,但他說不用。MiniLadd也說要來接他,他還是說不用。他給兩人的理由是他想要先到處去逛逛,順便給表姊的堂哥的姪兒的姑姑買個禮物……當然,沒等他講完他的理由,兩個友人通通掛了他電話。唯一有差別的是Vanoss還補了封「Shut up Delirious」的簡訊給他。

其實沒那麼多理由,他只是有點擔心、有點怕。怕什麼呢?

大概就是怕露臉的瞬間,朋友對他的幻想會幻滅吧。

Delirious對自己的長相也不能說沒有信心,不帥但也沒醜到撲街,沒有運動員的身材但至少也算剛剛好,大概就是走在街上會完美融入人群中的那種人。

可是Vanoss……唉。

Delirious想起Vanoss冰桶挑戰的那個影片。那算是他第一次真的看見Vanoss,除了那張端正且氣質溫和的亞裔臉,居然還配上了令人咬牙切齒的運動員身材──那是多少青春期男孩想要的身材啊,看起來健壯卻又不會肌肉糾結到讓人噁心。雖說聽著Vanoss聲音時Delirious總覺得Vanoss是個斯斯文文、穿著襯衫卡其褲的有點瘦弱的男孩,但實際上看見Vanoss時Delirious也沒有覺得幻滅,反而覺得心底有些癢。

癢什麼癢。那時他用滑鼠砸自己的頭。

糾結了好些時候,他發現比起其他朋友、自己對於Vanoss的外表實在在意過頭了,可他並不是在意外表的人。他那時以為那是因為自己和Vanoss是最好的朋友,理所當然會對他的外貌多在意一點,但他馬上又發現,他其實對Vanoss的一切都在乎到不行。

Vanoss暫時從遊戲中離開去上廁所時,他會想像對方穿著什麼樣的衣服、什麼樣的拖鞋(光腳也不賴),回來的路上是不是去冰箱撈了瓶可樂,還是又跑去天殺的訂了塊pizza……他想了很多,想到甚至自己吐槽自己難道想要成為編劇了嗎。

但是其他朋友離開去上廁所時,他才沒那個心情去猜測他們穿什麼樣的衣服或甚至根本沒穿。他喜歡他們但對他們一點興趣也沒有。

 

……好,現在問題點來了。

所以他對Evan有意思,是這樣嗎?

 

「Are you okay?」司機從後照鏡裡看見他用手機打自己的額頭,忍不住出聲關心他。

「Yeah、Yeah、I’m fine.」他隨口應付那位看起來人很好的司機,把手機放下,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把視線投往車外。

──所以這就是Evan生活的城市,現在他也身在其中。

Delirious彎起眼睛,把笑容藏在掌心。

 

他在Vanoss住處的三個街區外下車,肩膀上扛著他的行李包,環顧四周的街景。

沒什麼特別的,總歸他和Vanoss還住在同一個國家。想起Vanoss搬來美國之前居然想過要跑去加拿大旅遊的自己他就覺得無力──究竟是什麼詭異的心態作祟,才會讓他因為想看一眼Vanoss生活的加拿大而存錢就為了買張機票?

好險Vanoss在他買機票之前就告訴他他打算搬來美國了。原本要飛去加拿大的機票改成以後再買一張飛到加州的機票即可,Delirious還算滿意。

現在的時間大概才傍晚快六點,他記得Vanoss告訴過他他們的聚會起碼會到晚上七點,那之後MiniLadd要去他家玩,那位鼎鼎大名的PewDiePie也會去。他站在街口想了好一陣,最後還是把手機收回口袋,決定在那邊那間小義大利餐館坐到打烊再前往Vanoss的住處。

他心中沒有任何少女情懷作祟,他知道,他只是──他覺得這是他第一次和Vanoss見面,他特地跑來加州是為了Vanoss,不管他和MiniLadd感情多好、不管他覺得PewDiePie的影片多好笑,他希望他來到加州的第一天可以和Vanoss相處就好。

小餐館內用餐的人不多,他在服務生領他到座位上之後很快地點了個最簡單的番茄肉醬義大利麵。笑著和服務生道謝之後,他把震動了幾下的手機從口袋裡挖出來。

 

I’m home now. Where are you?』

Evan,當然是EvanDelirious壓著嘴角控制自己的表情,免得餐廳裡面的人覺得自己是天殺的怪胎。他的手指在螢幕上移動,快速地鍵入文字。『吃晚餐。』

『在加州吃?』

『當然。不然你想我應該在哪裡?』

Alright. 你要來我家嗎?MiniLadd問你什麼時候到,Pewdiepie也在這兒。』

『我吃完晚餐就會過去,說不定那時他們都走了。讓Mini別等我了。』

他想了想,覺得自己這句話好像一點也不在乎Vanoss今天新結識的youtuber,為了表示自己沒有這個意思,他繼續輸入文字:『讓Pewdiepie也別等我吧,如果他有的話。』

這次Vanoss的訊息來得有些緩,是一句短短的『waiting for youJ』。Delirious往後靠到柔軟的椅背上,瞇起眼睛懷疑Vanoss在裝可愛。好險MiniLadd的訊息跟著跳了出來打斷他的思緒,沒讓他繼續想下去──MiniLadd先罵了他一聲髒話、才告訴他要是他不介意的話,明天可以一起吃頓中餐,然後在附近轉轉。

當服務生帶著冒著香氣的番茄肉醬義大利麵出現在眼前,Delirious正好回覆完MiniLadd的訊息。他把手機放到一邊,拿起放在面前的叉子,並且抬頭和服務生道謝。用叉子捲起那些裹著茄紅色醬汁的麵條時,他好奇地想著,Vanoss是否也曾坐在這兒、用同一根叉子捲起盤裡的義大利麵。

 

真是病得不輕啊。

 

『他們回家了。你要來了沒?』

Delirious終於被打烊的義大利餐館請出門的時候,Vanoss的簡訊來了。Delirious一個人拎著行李包站在街口路燈下看簡訊。身旁一對情侶在綠燈之後舉步離開他旁邊──Delirious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因為那是對同性伴侶,在街上緊緊牽的彼此的手,看起來很快樂。

『我剛吃完晚餐。』

Holy shit,你是食道被縫起來了還是怎樣,怎麼可以吃這麼久?』

『這家餐館的冰淇淋很好吃欸,你應該吃過吧?』

Delirious回過身,用手機拍了張餐館的招牌傳給對方。在等待圖片上傳的途中他打了個小嗝,氣息裡有方才的香草冰淇淋的味道。

『我昨天才去吃。』

Vanoss幾乎是圖片一傳過去就這樣告訴他,Delirious滿意地點點頭。還想問友人是坐在哪個位置,手機就乾脆不耐煩地響了起來。

Heyman!」他悠哉地接起手機,剛準備邁出的步伐卻因為號誌變成紅燈而不得不縮回來。

『你是迷路了嗎?』Vanoss在電話那頭咕噥,Delirious可以聽見對方在翻找東西的聲音。『我現在過去接你──』

「別小看我好嗎,給我十分鐘,我馬上就會到了。」

『你應該早點過來的。你錯過了──剛剛MiniLadd在我家摔了個狗吃屎。Pewdiepie有錄下那畫面,但我不知道他會不會上傳。』

「我的老天,他有受傷嗎?」Delirious在馬路上放聲大笑,注意到旁邊路人的視線時他趕緊把笑聲收回來。他該記得這附近才剛辦過一個youtuber的聚會,路上應該時不時會走過幾個youtuber、或者常常在逛youtube的粉絲,他也沒狂妄到覺得會那麼剛好有自己的粉絲走過身邊,只期望不要是自己的hater就好。「他是怎麼把自己摔成那樣的?」

『他好得很,就是不習慣兩個輪子的東西而已。』

噢,天哪。「你是說他不會騎腳踏車?」

Vanoss愣了下,隨即Delirious熟悉已久的爆笑聲傳來:『我、我的天……不,這段話我一定要跟MiniLadd說!你居然說他不會騎腳踏車,噢,天啊……

看這反應,很明顯地不是腳踏車──想想也是,Vanoss家裡再怎麼大也不應該能讓MiniLadd騎著腳踏車到處轉,還跌個狗吃屎。Delirious受到對方的笑聲感染,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我快到了,你再讓我看那是什麼吧。」

『Okay. 我到樓下接你?』

「幹嘛那麼費事?」

『你特地飛來加州看我,我覺得我應該對你好一點,而不是站在樓上拿著火箭筒瞄準你。』

Delirious的腳步不禁頓了一下。他看出來了?他看出自己飛來加州不單單是為了見見朋友,而是特地來看

……請告訴我你家不是真的有火箭筒。」Delirious抬頭看看路標。只剩下一條街他就要到了。

『我家不是真的有火箭筒。』Vanoss忍著笑按照他說的重複了一遍。Delirious總覺得Vanoss的心情很好,比平常都還要好,他突然好奇那是不是因為自己沒有否認Vanoss說的「特地飛來加州看我」。『你快到了?』

「你到底在急什麼啊,Evan。」Delirious笑罵了聲,「就要到你家樓下了,到門口去等著吧,you bitch。」

 

扛著行李袋,Delirious走出電梯,一眼就看見了Vanoss他家的大門。隨著踏出電梯的並且接近那扇鐵門的腳步,他感覺自己的心臟就像是被肋骨向上擠壓、快要跳出喉嚨,刻意放慢的呼吸還有逐漸加速的心跳讓他的思緒開始混沌。搞什麼啊,他現在只是來見一個朋友,又不是要犯下殺人案,究竟在緊張什麼。

他捏了捏自己的行李袋,一隻手伸出去按了電鈴──在清脆門鈴聲響起的同時,他突然想起一件天殺的事實。

 

他沒有訂飯店。

 

「嘿!」

他還在石化的狀態當中,面前的大門便大大敞開。對他來說曾經只藏在螢幕之後的亞裔面孔掛著大大的微笑出現在眼前。眼神沒有一絲遲疑,就好像他們兩個不是第一次見面,而是打出生起就一起長大一起互扔泥巴的摯友。

「喔,嗨。」他用乾巴巴的聲音回應Vanoss──這傢伙是不是甚至比自己高了點啊──而Vanoss挑起了眉毛,顯然對他的反應不是很高興。

「如果我能知道你看上去一臉驚恐的理由?」Vanoss上下打量著他,一邊側身讓出門口。Delirious順著Vanoss的動作走進門去,看見以一個獨居大男孩來說過分乾淨整潔的客廳(只除了地上那些顯然是剛剛的玩鬧過後剩下的殘局)。他在廁所前轉身,等Vanoss把門關好轉過來看他。

「我剛剛想起一件要命的事情。」

「什麼事,你把東西忘在餐廳了嗎?」

「我今天晚上沒地方睡。」

Vanoss看他的表情就像在看一個白痴。

「你說什麼?」

「我說,我沒地方睡。我該死的忘記預定任何一間房間收留我兩個晚上──」

Delirious,你以為我家下一秒就會被炸掉嗎?」Vanoss不耐地用腳打了打地板,「你特地跑來加州,不睡在我家那要睡哪?」

Delirious花了大概三秒的時間消化Vanoss這話,然後他才理解,Vanoss這是要收留他的意思。「我以為我們沒有先說好……

「我以為我們不用說也知道你會睡我家。」Vanoss接過他的行李袋然後擱到沙發上,「Delirious,我剛剛看到你的時候才覺得你長得比我想像中的要來得聰明,沒想到你居然笨到說你忘記訂飯店。」

「在你的想像中我究竟有多笨?」Delirious下意識地對Vanoss所說的話感到欣喜若狂,但他不想表現得太明顯,於是抓住了Vanoss話中的另一個重點反駁。

「Well……也還好,大概就是像:『噢我放著免費的朋友家不住要去住貴兮兮的飯店』罷了。」

「Fuck you, Evan.」他大聲笑了起來,Vanoss聽著他的笑聲,跟著低低地笑出聲。他們的視線相會,在笑聲逐漸停歇的時候,Vanoss靠上前來,張開雙臂擁抱他。Delirious學著Vanoss的動作,抬起手在Vanoss結實的背脊上拍了拍。他自忖自己也不是瘦弱的類型,但他還是決定之後回家一定要開始鍛鍊身體。

 

他們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Delirious看著Vanoss那雙令人頗感溫暖的棕色雙眼然後勾起嘴角。

「Nice to see you, Evan.

「Nice to see you, too……Jonatha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野 的頭像
冰野

Cosmos

冰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