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H2O Delirious / Vanossgaming

*一切內容皆純屬虛構請不要當真;)各種OOC/BUG,友情取向

前篇(內文提到的D去過新年(?))不過不看也不影響閱讀XD

*很久以前寫的,不過只有發在噗浪和Lofter,整理過來這邊發XD


Delirious在生日當天和朋友吃午餐、和家人吃晚餐、然後又和朋友去看了場午夜電影──他很晚睡,不過隔天早上時間一到,他還是睡眼惺忪地從床上爬起來,換好衣服、抓了車鑰匙開車去機場。

只有Cartoonz知道這件事,他猜Vanoss也沒跟幾個人說。

 

「你們交往了?」Cartoonz故作一臉驚訝,拿這件事糗他。

「You asshole.」Delirious大笑著捶了好友的肩膀一拳。

 

他們當然沒交往,老天。網路上那些群魔亂舞的恐怖粉絲要是知道Vanoss為了跟Delirious說聲生日快樂就從西岸飛到東岸,大概會產生把整個美國都轟掉的爆炸性能量。這是為什麼當Vanoss把機票的照片拍給Delirious看的時候,他們倆除了約時間以外,有志一同地對外絕對保密。

比自己要小上幾歲的Vanoss平常玩起遊戲算得上沒心沒肺,玩鬼抓人的時候常常一邊警告大家獵人來了一邊跑,到最後只有他一個人逃出生天;玩GTA的時候扛著個RPG到處亂轟根本沒在管攻擊範圍的,整到人了再哈哈哈朗聲大笑,根本就是個小混蛋。

不過Delirious還是很珍視這個朋友,儘管認識以來有幾次他們因為粉絲的事情表面上變得生疏,但Vanoss私底下還是會給他發一些愚蠢的影片或者圖片,他也時不時就扔個Vanoss可能會喜歡的音樂過去。

相處這麼段時間他當然清楚Vanoss其實很好強,有事情也不愛說、偶爾鑽了牛角尖更是沒人知道。剛認識的時候不了解,還以為Vanoss就只是點子多又愛整人,等到熟了以後,Delirious常常一邊感嘆自己人太好一邊把對方當弟弟一樣照顧。

我人真的超好的欸。Delirious在機場大廳雞吃米似地點頭打瞌睡時給自己按讚。

 

「──嘿,man。」有個人拖著登機箱走到他旁邊一屁股坐下:「昨天大狂歡沒睡飽啊?」

 

「Evan.」這聲音他太熟了,眼睛都還沒張開就先打招呼。

外表溫和身材結實的亞裔加拿大人把手上的紙袋塞到他懷裡,彼此都熟稔了就沒多花時間客套:「嗯,這給你。」

「這什麼?」Delirious睜開眼睛,探頭往袋子裡看了眼,一眼就看見那個貓頭鷹的簡約logo,「你的T-shirt?我有了啊。」

「另外的。」

「新的?」

「長袖帽T。」

「Wow──謝啦。」Delirious欣慰地拍了拍紙袋,知道自己鐵定又是搶先全球。「穿上這個會有什麼特殊能力嗎?」

Vanoss翻了個大白眼給他,「並不會。」

「不會──呃呃呃──呃──不能防彈?」

「防彈?」Vanoss笑著轉過來看他,「噢,我想可以啦,可以擋你的bubble daryl shotgun。」

「噢──嘿!你可以在宣傳的時候說這能防H2O Delirious的子彈。」

「你確定?要是又有粉絲跑來說『噢嘿天啊你們是不是在一起了』你要怎麼辦?」

Delirious聳聳肩,Vanoss其實要做什麼都無所謂,反正他們做這些事情都是好玩就好,至於那種粉絲的存在又不是Evan的錯,如果要因為那些傢伙就把好玩的事情摒除掉、多委屈啊。

「嗯,好吧。」Vanoss扭扭在飛機上不得伸展的腰,面上思索的神情看來是已經把Delirious剛剛的建議放入宣傳詞裡了。「喔對了,還有這個。」

Vanoss把另外一個紙袋塞過來,這次的袋子看起來更高級,裡面的東西還包裝過了。「這是什麼?」

「你的生日禮物。不然呢?」

「我以為你送我這個當生日禮物耶。」Delirious晃晃剛剛被他抓在手裡的黑色帽T。

Vanoss大概是不想理他,抓著登機箱的桿子站起身。「要走了嗎?」

 

其實Vanoss特地飛到東岸來還真的沒什麼特別的目的,就是跟Delirious說聲生日快樂。

還有順便嘲笑Delirious跟他相較之下遜到不行的溜冰技術。

Delirious曾經在「過年」的時候飛去加拿大找Vanoss玩,那時候Vanoss帶他去家裡附近的溜冰場玩簡易冰上曲棍球,Delirious哪裡敵得過從小在冰上晃來晃去的Evan,東摔西撞、根本是用自己去撞那顆曲棍球。回美國之後他三不五時就會往溜冰場去活動一下在電腦前面縮太久的身子,務求下次至少能用球桿而不是自己去碰球。

「咦,你練過啊?」非假日的溜冰場人比較少,他們先回Delirious家放行李再驅車來溜冰場,Vanoss早早換好鞋子,悠哉悠哉地溜過來、繞著才剛跳進來的Delirious打轉。

「我練過啊bitch,這次不會被你壓著打了。」

「喔那真是太好了。」Vanoss溫和地笑笑。

然後Delirious就被Vanoss用各種花式技巧給鬧了個東跌西倒。

然後他才知道上次Vanoss其實很放水只是自己太爛才覺得對方有出全力。

然後他又完敗了。

 

在Delirious輸到差點要仰頭大笑的時候,Vanoss衝過來提醒他這一笑就算是昭告天下他是誰了,兩個人趕緊打道回府。回家後也不知道能幹嘛, Delirious就開了他覺得還不錯的單機遊戲來兩人一起玩,他哪個不挑偏偏故意挑了恐怖遊戲,讓那個怕的要死又不肯示弱的Vanoss在電腦前面挺直腰桿,時不時被嚇到猛力後仰撞椅背。晚餐他們叫了披薩外送,免不了又要說起幾年前Vanoss在遊戲中去拿外送,結果害Delirious跟Moo在簡單模式裡面被殭屍殲滅的經典事件。

他們兩個人待在一起也不需要費心思想接下來要幹嘛,遊戲玩膩了就關電腦聊天,討論新上市的遊戲,聽Delirious談論Vanoss不常玩的單機遊戲,或者聊聊朋友的八卦──比如Nogla跟Joe、Joe跟Nogla還有Nogla跟Joe。

到要睡覺的時間時,Vanoss嘴硬的那面又跑出來了。

Delirious家裡當然有空房,不過Vanoss大概是下午被恐怖遊戲嚇到有陰影了,一看就知道他根本不想在這種時候自己一個人睡,Delirious只好拖出氣墊床,把自己的床讓給客人。

他們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說出口的句子一句比一句飄忽,眼看著兩個人都快睡著了,Vanoss突然喊了他一聲:「Jonathan.」

「什麼?」Delirious已經放棄抵抗眼皮引力,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生日快樂。雖然過了。」

Delirious微微揚起嘴角。

「謝啦,Eva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野 的頭像
冰野

Cosmos

冰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