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H2O Delirious / Vanossgaming

*架空,gang AU,不知道會不會變成系列也不知道會變多長(乾

*一切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跟真人真事皆無關係!標題取自犯罪30題 23、臥底

 


H2O Delirious在道上相當有名。

有名的點並不是因為他帶的幫派在黑道當中人數最多,也不是因為他有最強火力,而是他總是獨來獨往,不論任何人試圖找他合作都只能碰釘子,最有臉面的黑幫大老出面招他入幫、也給一陣笑聲擋回家。他從來不與其他人掛勾,也不加入幫派,就那樣獨自一個人闖出一個自己的位置。

 

確實,人人都想挖他,那是因為他有手段、有身段,獨自一人可以闖蕩出一個位置,確實令人敬佩。

但是同時,他也招來不少憎恨──因為他生存的手段就是從中打劫,毒品交易、軍火交易……Delirious會隻身滲透進這些交易,搶走交易的金錢。有些勢力比較弱一點的幫派,還被他搶到連基本運作的資金都沒了。

 

不論規模多大的幫派都抓不到他,不論多有管道的黑道都找不到他,而且沒人知道他的真面目是什麼。Delirious出現的時候總是戴著一副面具,即使脫下面具,臉上也塗著厚厚的小丑妝容,不得窺見五官。

他的神祕感十足,從不與人結夥,沒有人知道他的臉到底長什麼樣子。

 

「哪。」

Jonathan挑起眉毛,放下手中的酒杯然後抽走Luke遞來的紙頭,「這啥?」

「還記得那個你搶了很多次的幫派嗎?Justin帶的那個。」

「噢,那個啊。」Jonathan勾起略顯輕蔑的笑容,把紙頭拋在桌上,抓起酒杯又灌了一大口,「怎樣?」

「我聽說他們最近窮到連幫每個人配槍都有困難。因為上次交易被你搶錢又炸老本,」Luke一隻手撐在吧台邊,一面和Jonathan說話一面分神去看另一邊吧台的一對男女,要是那兩個人把這當旅館房間他得隨時準備把人趕走。「這次他們進了一大批毒品,要和毒蟲交易賺點錢。」

「嗯,」Jonathan抓了抓頭髮,「行情?」

「交易金額聽說有十幾萬吧,快百,不算多。」

「夠了,反正我做的是無本買賣。」Jonathan聳聳肩。

……禿鷹。Luke咕噥著拿起調酒杯。

「你知道在大自然中禿鷹可是清理環境生態的功臣耶。」

「我又沒說那是貶低──」

Evan你看一下這個。」Jonathan沒等Luke說完,逕自捻起小紙頭塞到剛從廁所回座位上的亞裔面孔青年手中:「要不要一起去?」

Evan低頭凝視著紙頭,蹙起眉頭。「……我幫他們做過事。

「真的?」

「嗯,幫忙運毒品。」

「你不是不愛那個嗎?」

「那時候缺錢。」Evan淡淡地回答,把紙頭還給Jonathan。「房租。」

「哎。」Luke抓了抓臉頰,但並沒有露出同情的神情。他從Jonathan那裏聽說這年輕小子自尊心高得很,吃不起同情臉。「話說你剛剛去廁所好像去得有點久,你拉肚子嗎?」

「不,是有人從裡面堵住門……Evan打小就在這種地方混,不會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景象,他也沒興趣闖進去人家歡愛的地方上廁所,只好老老實實地待在外面等。

「下次你直接到吧台裡面這裡啦。」Luke忍不住笑了起來,把一杯調好的調酒推到Evan面前。「工作人員專用廁所,保證乾淨。」

「謝了。」Evan點點頭。「然後,Jon。」

「怎麼了?」

Evan伸手彈了一下Jonathan手邊的紙頭,酒吧的昏黃混著舞台的七彩光色打在他的臉上,讓笑容顯得有點狡猾,「我跟了。」

 

 

偏僻郊外的某個倉庫有個隱密的地下室,昏暗潮溼。隨便吊在天花板上的燈泡搖曳著,讓室內的光線跟著搖擺不定。十幾個男人在室內分散開了站著。其中有個男人被銬在生鏽的鐵柱上,至於他的面部是什麼表情沒人知道──他的臉上戴了面具。若揭下面具,還會再看到小丑妝。

他們的頭頭Justin雙手環胸,滿意地審視著眼前的獵物,接著轉向站在他身邊的青年。那個在他們的團體還沒那麼慘的時候,曾經幫他們運過毒品的男孩。

「幹得好,Vanoss。」身形剽悍的男人在Evan的胸口重重一捶,Evan皺著眉頭晃了晃,但是沒有移動腳步。「幹得好,你居然真的把這個男人綁過來了。」

今天Delirious出現在他們和毒蟲交易的場所,原本要故技重施,從中劫財,沒想到給自己人Vanoss擺了一道,在交易完成之後被五花大綁地跟著幾十萬美元一起運回根據地。

「我照你們說的把他綁來了,」Evan靜靜地看著捶他胸口的男人,眼神在男人示意另一個男人撿起鐵棍並且往Delirious的方向移動時動搖了一下:「那麼你會給我多少?我需要錢。」

「原來是個只要有錢就能打開腿的婊子,哼?」身為頭頭的Justin叼著菸獰笑了起來,「甚至不惜出賣老大。」

Evan皺起眉頭,「我沒出賣他。」

「噢,你是指你打一開始就沒跟他合作。」Justin擠壓著嘴角扭曲地笑著,「還是你是指,你沒把他當老大?」

「都有。」Evan略顯緊張地微微笑了下,深藍色的眼睛往Delirious的方向睨了一眼。「他確實很厲害,自己一個人也能幹事,但終究規模都不大,哼?」

「沒錯。」Justin深深吸了一口菸,隨後便把菸蒂扔到地上,用腳跟狠狠輾熄。他踩菸蒂的架勢倒不像在輾垃圾,更像是直接把Delirious踩在腳下。「這個混蛋以為他可以這樣搶咱們兄弟的錢搶多久?老子多少次栽在他手下,最終他還不是落到這裡了。」

被綁在中央的Delirious冷不防冷笑了一聲。站在他身邊的嘍囉立刻提起棍子,往他的手臂上狠狠砸了一下:「笑什麼笑!」

「嘿,」Evan挑起眉毛,「你們打算拿他怎麼辦?」

「我還挺想直接殺了他的,但你知道,死了反而痛快。」Justin往前走了幾步,突然想起什麼,回身一把拽住Evan的手然後把他往前推。「你,既然是你把他帶來的,那就由你去把他的面具拿下來,擦掉他臉上的那些愚蠢顏料,我們先看看他的臉再決定要怎麼處理他。處理完了你就能拿走你的錢。」

「老大,」在Evan小心翼翼地往Delirious的方向接近時,站在門邊的男人大笑著開口問道:「如果他長得不錯,你要怎麼處理?」

Justin沒有回答,但是他和其他的人都詭異地笑了起來。

在一片笑聲當中,Evan站到Delirious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雙手被銬住的男人。他看不到對方的表情,被面具擋著──想必不會太好看。

應該很精采。

Evan從口袋裡面抓出一把摺疊刀,大拇指一推、將刀片彈出來。「嘿。」

戴著面具的男人抬起頭,深褐色的雙眼透過面具,頗為不滿地瞪著他瞧。

 

Evan勾起笑容,「……Somebody gonna get a hurt real bad.

 

他低聲說完這句話以後,小刀一轉,毫不猶豫地將小刀猛力送進站在「Delirious」旁邊的男人肩膀上。

「啊!」冷不防被攻擊慣用手,男人慘叫了一聲,而「Evan」順手一摸,將手銬的鑰匙從男人的外套內袋翻了出來,在整室的人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之前一個轉身將鑰匙塞到被銬著的人手中。

「欸這傢伙──」終於有人反應到他們被整了,正要把手槍拔出來,就被敵方一槍打中手肘。

Evan」爆出張狂的笑聲,不知道從哪裡拔出了兩把手槍,二話不說對周遭還來不及拔槍的人們展開攻擊。他不打要害,目標只在卸掉他們的行動力,他進來這邊之前就已經觀察過有帶槍械的人有哪些,現在他專門瞄準了那些人,先除掉能在遠距離對他們造成傷害的人。

「噢!」一發子彈從他身後竄出,擦過他的耳際和臉頰。他可以感覺到被刮過的地方開始流血,並且因為子彈近距離擦過耳朵所以耳鳴。在他來得及轉身之前,一個人重重貼上他的背脊,隨之而來的便是好幾聲槍響。

他背後的威脅都被清掉了。

Vanoss,我不知道你有帶槍啊!」他在槍聲中側首對站在自己背後的人大喊。

「搶來的。」那人冷靜地回答他,乾脆地將沒有了子彈的手槍往旁邊扔。

「嘿,近身戰你可以吧?」Evan──假扮成EvanJonathan的舌頭舔過嘴角,興味盎然地凝視著所剩不多、但已經拿出刀子並漸漸往他們逼近的人。他知道這些人不可能有膽子去那些倒地的人身上找槍,說不准彎腰的瞬間就被自己的子彈打中了。

「應該還可以。」大概是被他輕鬆的態度感染,真正的Evan也終於有了點笑意:「如果你倒地的話我會丟下你逃跑喔。」

「呃,不知道為什麼我還真覺得你做得出來。手還好嗎?」

Evan沒有回答他,而是直接搶步出去,一拳往逼近的對手的臉上砸下去。Jonathan猜那大概就是回答了。

「好啦──」他轉回去看著自己面前的對手,再次舔舔嘴唇:「通通一起上吧。」

 

這場小型混戰結束得很快。

Evan畢竟手臂在開打之前挨了不輕的一棍,那之前也斷斷續續被打了幾下,雖然逞強沒說,但顯然還是造成了影響,他身上有些被小刀劃開的小傷口,嘴角也被某個人的拳頭打破了。但是和那些躺在地上人比起來,他好得不得了。

Jonathan在地下室的另外一端,把Justin身上的槍翻出來以後扔到他搆不到的地方,「可惜,你以為你真的搞倒我了對吧?」

「混蛋……Justin頂著瘀青的眼睛瞪他。「你這混蛋,Vanoss!」

「不不不,」Jonathan搖了搖手指,另一隻手摳了摳自己的脖子,掀起一小塊「皮膚」,這是個人皮面具。他得意地將面具壓回脖子上,在回到住處之前他都得戴著這玩意。「我是H2O Delirious,就是害你們窮到甚至沒辦法給每一個人配一把槍的罪魁禍首,懂了嗎?」

「混帳!」

「是是是。」Jonathan抬起穿著靴子的腿,一腳踹在Justin的後腦杓把人給踢暈了:「這是你說我是愛錢的婊子的代價,別客氣。」

「欸,」Evan正在收集倒地的人們身上的槍枝,「這些人要怎麼辦?」

「就放著,我等等跟Cartoonz聯絡之後他會叫警察來這裡。」

「警察?」

「嗯──一些利益交換,回家之後跟你說。」Jonathan走到Evan身邊,「你身上有刀嗎?」

「喏。」Evan拔出才剛剛收到褲子口袋的小刀,本來想要順手卸下面具,卻被Jonathan一把連著面具按住臉,吃痛地悶哼了一聲,「幹嘛!」

「面具要等回去才能拆,你被打傻啦?」

「你這很悶欸,而且我臉上的顏料要滴下來了。」

「忍耐。你以為我平常很輕鬆嗎。」Jonathan故意像安撫小孩子一樣摸摸Evan的頭,果不其然被對方火爆地一掌拍開。「這麼嫌棄我的面具,你當初就不要設計讓我們兩個交換啊?」

還讓自己挨打。Jonathan上下審視著Evan的傷痕累累,嘖嘖兩聲。

「沒辦法啊,我又不擅長正面硬碰硬。比起把狀況搞砸,我寧可挨打。」

「不過沒想到你的計畫真的有用耶,Evan。我本來以為這個面具做得跟你那麼不像,一定會穿幫的。」

「不像也沒差,反正他們一定沒人記得清楚我長什麼樣子。」Evan低頭看著自己的外套,上頭染了不少血跡,加上各處被刀劃破的地方,大概是要報銷了。不過反正這件不是他的而是Jonathan的,所以他很壞心地把拳頭上染到的鼻血也往衣服上抹。「比較容易害我們穿幫的一定是你,我多怕你一下得意忘形就笑出來了。」

「你還好意思說我,剛剛你不也笑了一下,跟我的笑聲根本不像。」Jonathan想起剛剛Evan不小心冷笑出聲的時候提著棍子往對方走去的那傢伙,忍不住捏了把冷汗,他是真的以為計畫漏餡,都已經準備好要馬上營救那個假扮自己的同伴了。「說到這個……剛剛打你的是哪個傢伙?

「我哪知道啊,被你綁成那樣連躲都躲不了,幾乎每個人都──」Evan沒好氣地檢視著身上的傷口,下一秒卻聽見一聲淒慘長嚎:「What the──?」

Jonathan在他面前用刀背狠狠往那個剛剛用棍子砸他手臂的男人手指關節打下去。

Evan整個人都呆了。雖然用的是刀背,但是那一下的力道如果敲在關節上面鐵定也是超痛。他看Jonathan下手毫不手軟,手指也下意識地痛了一下。

「你做什麼?」Evan按著還在流血的右手臂,雖然這邊剛剛挨棍子、有大片瘀青所以按著反而更痛,但為了止血他也只能咬牙忍著,「你不是說──哎!」

Evan提問的時候Jonathan把另一個面朝地面的男人踢得翻過來,手起刀落,這次是攻擊男人的膝蓋。

在男人的驚喊聲中Evan不得不提高音量:「你能不能聽我說話?」

「在聽啊,你說。」Jonathan往旁邊走開,低著頭審視另一個被槍托敲暈了的男人。

……你幹嘛這樣?

「嗯,他們剛剛不是打你嗎?」

「是沒錯,但我們也扁了他們一頓,幹嘛還──哇噢。」被打手指的疼痛程度不低,而且Jonathan的力道簡直是要把他們通通截肢。Evan話說到一半又有一個人遭殃,那慘叫聲讓他縮了下肩膀。「你要剁幾個人啦。」

「你現在是我的夥伴了,敢打你就要付出代價,這點規矩就要透過這些人讓道上知道,有腦袋的才不敢對你怎樣。斷他們一根中指也就是打手槍的時候少一根手指而已嘛。」Jonathan淡淡地回應Evan的問題:「再說這種地方本來就是你不狠、下一秒就吃虧。懂了嗎?」

……Evan看著那張人皮面具,那雙掩在面具後的藍色眼睛透出認真的神色,沒有在開玩笑。

Evan別開眼睛。

……我想你忘記一件事了。

「啊,什麼?你是說剛剛Justin也有打你但我還沒打他是不是?」

「不是。」Evan轉回去直視對方:「剛剛我一直假扮成你,所以就算你這麼做,大家也只會覺得對你出手就會被剁手指吧。」雖然他是不知道這些人還有沒有機會到道上宣傳這些事啦。

兩個都戴著面具所以都看不見真實表情的人面面相覷著,整個倉庫地下室只有地上負傷的人的喘息聲和啜泣聲,一種詭異的滑稽。

 

……我忘記了。」

Fine. You fucking idio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野 的頭像
冰野

Cosmos

冰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