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than x Evan(完全AU所以就用本名了XD)

*超級英雄(?)x警察AU,OOC與BUG一籮筐

*一切內容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就是個秀恩愛的沒什麼的流水帳番外


Evan醒來的時候,粗糙但溫暖的觸感在他的臉頰上滑過,然後有一個吻輕輕地落在他的額頭上。他微微睜開眼睛,暖亮的陽光從窗簾與窗戶間的縫隙漏了進來,讓室內昏暗而明亮,他的鄰居坐在床邊,彎下身來吻他。這個早晨溫暖而美好。

「嘿,」男人的嘴唇抵在他的額前,他可以感覺到男人的微笑。「早。」

Evan發出長長的、懊惱的還想要賴床的呻吟,把臉埋進枕頭內。Jonathan被他逗得輕輕笑了起來。

「你睡吧。」Jonathan說,輕手輕腳地要離開床鋪,卻被Evan抓住手腕然後拖了回去。Evan把他像抱枕一樣困在懷裡,Jonathan寵膩地揉了揉他亂糟糟的黑髮,抬起腿夾住Evan的臀部。

「多久了?」Evan沙啞地問。

「什麼多久了?」

「像個變態一樣看我睡覺。多久了?」

「大概一個小時,我想。沒注意。」

Evan皺起臉,「老天……你看不膩嗎?

「別開玩笑了,Evan。」Jonathan斥責道。

「都是你的錯,」Evan開始無理取鬧,「害我睡不好。」

Jonathan隔著睡衣溫柔地摩挲著Evan的腰,「抱歉,我吵醒你了。」

Evan的嘴唇動了動,但是沒說話。

「噢,」Jonathan好像領悟到了什麼,「我,噢,抱歉,昨天我們在追一個海外金……

「誰問你那個了。」Evan不滿地咕噥,因為藏在胡鬧底下的真話被看穿而有點窘。

「我很想你。」Jonathan溫柔地說。

「該死的白痴。」Evan一點也不領情,但Jonathan只是難掩喜愛地把他往懷裡揉得更緊。

他們安靜地擁抱著,最後在Jonathan不停親吻Evan的臉頰之後彼此的雙手都漸漸不規矩了起來,不過Evan不肯讓Jonathan親還沒刷牙的自己。在Jonathan拼命以甜言蜜語相勸的時候,有團灰色的毛球衝了進來,彈跳力絕佳地跳上床,狹帶著強大的攻擊性衝撞Jonathan的後腦杓。

「噢老天!」氣氛和努力都被撞飛,Jonathan惱怒地吼了出來,一把抓住那隻衝進來破壞一切、現在還想去跟他男朋友撒嬌的浣熊,「你就是不肯讓我跟Evan給你生個弟弟妹妹,是不是!」

「以防萬一,不論你做幾次,我們都不可能會有小孩。」Evan迅速地跳下床,抬起手抹過有鬍渣冒出來了的下頷。他的臉在發燙,身體也起了反應,不過這不會改變他不願意帶著晨間的口氣和Jonathan接吻的原則。他趁著Jonathan跟兇猛的浣熊搏鬥時往浴室的方向走,途中遭遇了他的貓還有跟在貓咪後面的狗狗。「你該重新修一下生物課。」

「那是因為我都有乖乖帶套子!」Jonathan提高了聲音,同時間跟他一樣無比憤怒的浣熊往他的臉上甩了毛茸茸的一巴掌。

Evan沈下臉來,猛力甩上浴室的門之前,他衝著對方比了個中指。

 

Evan會做菜,因此休假的時候他通常不會買外面的早餐,而是自己在家弄來吃。懶的時候隨便弄個牛奶泡麥片,比較用心的話就會弄個簡易三明治。但是自從和Jonathan在一起,對方似乎覺得不把Evan養成一隻小豬就有違天理,堅持除了相當營養的煙燻鮪魚三明治(當然,三明治的夾餡隨時會換。Evan不懂對方幹嘛如此大費周章)、還要另外弄歐姆蛋之類根本外面的咖啡廳才能看到的食物、還有蔬果大集合給他吃。Evan想要不是自己的工作運動量很大,也許現在真的已經長了個小肚子出來了。

他們在共同休假的日子通常很放鬆,不會在餐桌上吃東西、而是窩到客廳的茶几邊、坐在地毯上吃早餐。Evan嘴裡塞著熱呼呼的蘑菇歐姆蛋,手上拿著一片蘋果讓浣熊就著他的手吃。他看著浣熊乖巧溫馴的樣子忍不住微笑,放下叉子然後摸摸浣熊的頭。

EvanBatowl要吃醋了!」Jonathan一把撈起他的貓然後湊到他面前。可惜的是貓咪根本一臉事不關己,反而是Jonathan身後的跟貓咪玩到一半、突然失去了玩伴的狗狗顯得很困擾。

「吃醋的是你吧。」Evan頭也不抬地說,放任浣熊吃完那片蘋果然後抱著他的手撒嬌。Jonathan陰沈地縮到旁邊,對著貓碎碎唸一些什麼Evan偏心之類的話,貓只是對著他的臉打呵欠。

Evan好笑地瞥了對方一眼,傾身過去在Jonathan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幼稚。」他說。然後在Jonathan扭曲的怪異表情注視下撐著膝蓋站起身,把吃完了的髒碗盤收到廚房去。他一點也不意外那隻灰色的小跟屁蟲馬上就跑來廚房抱著他的小腿,所以他只是笑著把袖子挽起來,抓起海綿然後往上面擠洗碗精,從Jonathan堆在洗碗槽裡的鍋子開始刷。

「我來洗啊。」Jonathan偷偷摸摸地從後面抱住他,剛開始Jonathan老是把他嚇得半死,但現在Evan已經習慣了。他用手臂夾了一下Jonathan繞在他腰間的手,警告對方不要亂摸。

「你是真的把我當寵物了?吃飯的人洗碗。」Evan頭也不回,只是用力使勁把鍋子上黏著的食物殘渣刷掉,Jonathan落在他頸後的親吻讓他半身痠麻,但他硬是擺出不為所動的樣子。「你如果很閒的話去幫我收一下客廳。」

「客廳哪有什麼要收的?」Jonathan貼著他耳後輕笑。

Evan翻了個白眼,用手肘拐了一下JonathanJonathan用下巴壓著Evan的肩膀,笑著把他抱得更緊了一點,手上倒是規規矩矩地沒有到處亂碰。

「今天想做什麼?」JonathanEvan把刷好的鍋子放到旁邊時稍稍鬆開了手、好方便對方移動。「要待在家嗎?」

「什麼?不,」Evan拿起髒盤子繼續洗:「我今天早上沒晨跑。」

「所以你要去健身房?」Jonathan吸了吸鼻子。說起來,他不是很喜歡Evan上健身房──上個月他們去了趟那鬼地方,光是把那些惱人的打量視線擋掉、Jonathan就把一整天的運動量都用掉了。「如果是運動的話,我有更好的消耗卡路里的方式。」

……我會抓爛你。」

Jonathan立刻收回要往Evan的屁股摸過去的手。

Evan抬起眼睛,看著面前的磁磚想了想,「算了……我想起來我有個東西沒買,我得去買。

「你要去買什麼,我也要去。」Jonathan說。

「不要,你不准跟。」

「為什麼!你該不會根本是要跟Tyler他們去玩吧。」被拒絕的Jonathan開始疑神疑鬼、吵鬧不休。

「老天。」Evan為對方的疑心病嘆息,「Tyler一拿到休假就跟他女朋友飆車去度假村了,好嗎?」

「那我們也應該要去啊,」Jonathan繼續胡鬧,「我們沒有一起去看過風景。我們應該找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度假村去度假。現在就來找。」

「不要天馬行空。」

「我也要去買東西。」Jonathan又把話題繞回原點。

「反正我說不准,你也會偷偷跟。」想起他還不認識Jonathan的時候,這個男人不知道暗地做了多少跟跟蹤狂相去不遠的行為,他就想把對方壓著打一頓。

「那為什麼你要說不准?」

「我為什麼不能說?」

「可是──噢這小混帳又咬我!」

Jonathan慘叫了一聲,而咬了他的罪魁禍首正一溜煙地竄出廚房。此時Evan洗好了最後一個盤子,悠哉地把它收到碗架上晾乾,然後在對方的懷抱裡轉了個身,捧著對方還因為浣熊的叛逆而憤怒的臉直接送上一個火辣的親吻。分開的時候刻意咬著Jonathan的下唇,還很是故意地在對方睜開眼睛時吮了一下。

「你要跟也好,幫我提東西。準備出門。」他冷酷地把Jonathan給推到旁邊,離開的時候還把手上的水甩到Jonathan身上。他要拐過牆角的時候偷偷回頭看了一眼,Jonathan雙手撐著流理台、垂著頭,試圖冷靜他自己,過沒多久就用絕望的姿勢開始收拾廚房的垃圾桶,大概是打算等等出門的時候一併帶出去丟。

Evan突然發現自己臉上掛著笑,所以他立刻沉下臉,回房間換衣服去了。

 

「衣服?」Jonathan歪著頭,從副駕駛座的窗戶往外看,「你要買衣服嗎?」

「不然來這邊買什麼,牛肉卷嗎?」Evan好笑地駛進停車場。這裡是洛聖都裡最大的一間賣場,不論什麼牌子的衣服在這裡都找得到。「你喜歡哪一家的?」

「我沒什麼特別的喜好欸。不過倒是常常買Ponsonbys家的衣服,」Jonathan說,「我以前住的地方附近就有一家,有缺什麼就直接那裏買了。」

「你喜歡嗎?」Evan問。那是還不錯的牌子,撇開設計和材質不說,價錢也讓人無法隨便下手。他大概感覺得到Jonathan的經濟無虞,但也猜得到對方對衣服不太講究,絕對哪家方便穿哪家,只要不太邋遢就好。這男人唯一講究的大概就是要怎麼把竊聽器塞進他家吧。

「喜──算滿喜歡的吧,挺合我胃口。」Jonathan想了想。「怎麼了嗎?」

「沒什麼。」Evan回答。他把手臂搭上副駕駛座的椅背,打了倒車擋之後回過頭倒車進停車格。他眼角餘光瞥見Jonathan盯著他看,又是那種滿滿都是愛的溫柔眼神,一等他正眼看過去,Jonathan便柔軟地笑了開來。

「你倒車技術很棒。」Jonathan嚴肅地點評。

「拜託。」Evan嗤之以鼻。

「你什麼都很棒。」Jonathan改口。

Evan把手收回來的時候揉了一把Jonathan的頭髮。「這還差不多。」

他們這次的休假正好碰上了週末,整個商場裡頭都是人,男女老少、家人或朋友或情侶,笑聲和談話聲壓過商場內播放的流行樂成了整個商場的背景音樂。Jonathan毫不避嫌地牽起Evan的手,對著他笑了笑:「如果你不嫌這太肉麻。」

「跟好了,別走丟啊。」Evan就像對著五歲的小朋友,語調溫柔,「要是走丟了,記得到一樓的服務台,讓那邊的阿姨或者叔叔幫你找到我,好嗎?記住了嗎?」

「噢,你這、」

Jonathan看起來很想就在這邊用力地吻他。但是這裡人多,他們兩個又都是不那麼愛聲張的類型,最後還是神情複雜地忍住了。Evan笑著捏了捏Jonathan的手。

「算了。」Jonathan頹廢地說,「好了,現在你想去哪裡逛呢,先生?」

「你沒有想逛的嗎?」Evan問。

「沒有啊,我不愛逛街。」Jonathan反而困惑地看了過來,「因為你說要來,我才來的。這地方我只來過一次。」

Evan無趣地扁下嘴──老樣子,一旦他擺出這種表情,Jonathan就緊張了。「不會是因為辦案吧。」

「是因為辦案。」Jonathan小心翼翼地說。

「怎麼,有人要潛逃出國,來這邊置辦衣服?」

「這邊人多,很好躲藏,挑在假日來的話,可以躲在人──」

Evan翻了個白眼:「停,教授,你開始開班授課了。」

「噢。」Jonathan皺起眉頭笑了起來。

「我知道你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但我們──我們不應該一起逛逛街嗎?」

「你是說,漫無目的的那種?」

「漫無目的的那種。」

Jonathan靠過來輕輕碰了一下Evan的額頭。「我不討厭。」

他們勾著手指,漫無目的地在商場內閒逛,除了女裝的每一間店他們都會進去晃晃,拿衣服往對方身上比,Evan有好幾次故意挑了一些品味惡劣的衣服塞給Jonathan,而Jonathan似乎只要為了逗他開心就什麼都好,包括試穿那些恐怖的衣服、並且在看Evan笑得那麼開心之後打算把它們都買回去(當然,Evan沒讓他這麼浪費錢)。逛了很多間店,Evan玩得很開心,手機裡面多了好幾張Jonathan穿著醜衣服的詭異照片,他坐在二樓的休息區、興致盎然地把那些照片設定為手機桌布的時候,買了兩杯飲料回來的Jonathan貼在他旁邊坐下,歪著頭靠上他的肩膀:「你在做什麼?」

「把你的醜照片設定成手機桌布。」

「噢。」Jonathan溫柔地哼了聲。

「那你的手機桌布是什麼?」Evan不那麼專心地問,看著一張Jonathan穿上醜不啦機的黃色花襯衫、寬大的低腰牛仔褲,還擺了個八零年代才有的愚蠢姿勢的照片微笑,在Jonathan把飲料的吸管湊到他嘴邊時順從地咬住吸管。

「嘿,Evan,」Jonathan說,把一個外觀漆黑、頗有質感的絨布盒子放到他腿上,「打開來看看。」

「這什麼?」Evan瞥了一眼。

「打開來看看嘛。」Jonathan催促道。

Evan扁扁嘴,將手機塞到男友手中之後拿起盒子打開它。Jonathan笑著接下他的手機,仍舊把下巴壓在他的肩膀上。

他眨了眨眼睛,「手錶?」

「哎。」Jonathan聳了聳肩,「我好像還沒送過你什麼東西,你知道。就是,覺得如果你執勤的時候身上戴著個什麼──我給的,好像還不錯。」

「我有手錶。」

「我知道啊,但是換成我送的,不好嗎?」

「這有裝竊聽器嗎?」

「噢,E──」

Evan歪過頭,溫柔地吻上Jonathan的嘴唇。他退開的時候,Jonathan的藍色眼睛滿是溫柔朦朧的愛意,「不客氣。」他說。

「我又沒跟你說謝謝。」Evan撇了撇嘴角,坐回去低頭看著他的禮物,「這很好看。」

「我知道。我覺得很適合你。」

「很貴嗎?」

「價錢不是重點。我能給你我所有的東西。」Jonathan聳聳肩,「你說得對,我滿喜歡逛街的。」

「什麼跟什麼。」Evan笑著抬起拳頭捶了他的肩膀一拳。「你還沒回答我,你的手機桌布是什麼?」

「你出門之前說要買東西,是要買什麼?」Jonathan巧妙地避開了這個話題,把Evan的手錶盒子拿回來放進他藏在身邊的紙袋裡,「找到了嗎?」

Evan瞇起眼睛瞪著對方,Jonathan只是用天真無邪的眼神回望著他,然後突然覺得有哪裡不對:「你為什麼用那種……好像我搶走了什麼的眼神看著我?

「我哪有用什麼眼神看你。」Evan別開眼睛,抽走了他的那杯飲料之後站起身,「在這裡等我。」

「我們有飲料了啊。」

「我要去上廁所。」

「那我也要──」

Evan把那杯飲料放到Jonathan頭上,他的鄰居立刻僵住身子不敢動彈。Evan笑著鬆開手,Jonathan還真的就這樣穩穩地把飲料給頂在頭上。

「噢,不錯欸。練過嗎,先生?」Evan調侃道。

「什麼啦、」Jonathan想笑但是又怕飲料掉下來,「Evan,我能拿下來嗎?」

「等你看不見我之後就可以拿下來。」Evan故意勾了一下對方的下巴,而Jonathan露出很想獸性大發的怪表情,「在這邊等我。」

 

Evan回來的時候手上提著個紙袋,遠遠地看見Jonathan仍舊坐在休息區的長板凳上,垂著頭看手機,他的隔壁還坐著兩個年輕女孩,年紀大概和自己差不多。外型相當亮麗俏皮的短髮女孩時不時會偷覷Jonathan,似乎很想和對方搭話。

Evan停下腳步,興起一股把鞋子脫下來直直扔到Jonathan臉上的衝動。

他壓下這種幼稚到不行的念頭,拎著紙袋直直往對方走去。離對方還剩下幾公尺時Jonathan便抬起頭,看著他然後笑得有那麼點傻氣,「Evan。」

「蠢蛋。」Evan悶悶地咕噥著,就算他看見了Jonathan挪開放在椅子上佔位子的飲料杯,他還是硬擠到了他和那個女孩之間的空位上,假裝沒看見Jonathan詫異的神情。「口渴。」

「喏,喝吧。」Jonathan立刻把他那杯飲料遞過來,在Evan咬住吸管的時候還一直盯著他看,「還夠冰嗎,要不要換一杯?」

「你當這裡是自助吧台嗎,不要浪費地球資源。」Evan一晃腳踢了對方一下,順手把紙袋塞到對方懷裡,「打開來看看。」

「這是什麼?」Jonathan看了看紙袋上面的商標,「Ponsonbys?」

「打開來看。」Evan說。

Jonathan依言拿出紙袋裡的東西,把它抖開。「……外套?」

「嗯哼。」

「為什麼?」

「你那件外套,」Evan斜過視線,「都磨破了,你沒注意到嗎?」

「你今天出來就是為了買外套給我嗎?」

「這顏色你喜歡嗎?」

「別擔心那兩個女生。」Jonathan突然靠到他耳邊,悄聲笑道,「我喜歡短髮的。」

就是短髮的那個一直在看你。恭喜你啊。」Evan冷著臉說。

「噢,是嗎?」Jonathan漫不經心地說,「可是我還喜歡警察,最好壯壯的,還要有個漂亮的屁股。」

他在Evan瞪他之前抽開身,愛不釋手地看著他的禮物。「我很喜歡,Evan。藏青色。天,我到哪都要穿這件。」

「嗯。」

Jonathan的笑意更深了。他慢慢地把外套放到腿上,「噢,Evan。」

「幹嘛?」

「你好像很不相信我挑對象的條件。」Jonathan故作無奈地擺了擺頭,「選一個吧?」

「選什麼?」

「廁所、更衣室,或者車上,」Jonathan不懷好意地湊過來,「驗證一下我說的是不是都是實話?」

Evan不理會他的暗示性發言,「你的手機桌布是什麼?」

「回家?」Jonathan用手肘頂了一下他的警察,「好吧,還是你想讓我繼續穿上愚蠢的衣服,多幾個備用的手機桌布?」

Evan直視著前方,故意不說話。

Evan?」Jonathan繼續哄著。

「我喜歡後面那個。」Evan終於忍不住笑了,「你想穿裙子嗎?」

Jonathan痛苦地把臉埋進掌心,一副慷慨赴義的樣子:「我不想。除非有什麼報酬,有報酬嗎?」

Evan想了想,然後微笑:「你可以試試看啊。」

Jonathan勝利地握了下拳頭。「照片不准外流。」

「你在命令我嗎?」

Jonathan立刻放低姿態:「照片可以不要外流嗎,拜託?」

 

後來Jonathan確實履行了諾言,讓Evan帶了一堆醜巴巴的男裝、還有一件詭異的洋裝到更衣室裡,他換上之後乖乖讓同樣擠在更衣室裡的Evan拍照,然後兩個人憋笑憋得滿臉通紅。為了向這間店道歉並且感謝他們帶給他們無限的歡樂,Jonathan一本正經地拿著那件真的很醜的洋裝去結帳,不肯一起出糗的Evan則站在門口笑得沒心沒肺。

回到家後,換Evan兌現了他的承諾,Jonathan也不留餘力地證明了他對身材精壯、並且有個好屁股的警察的熱愛。等到一切都折騰完畢,Jonathan責無旁貸地幫連眼睛都懶得眨的Evan清理了身體,火速換了床單,讓Evan好好休息之後才衝去浴室洗澡,途中Evan還聽見Jonathan又被浣熊攻擊了而發出的怒吼。

Evan舒舒服服地趴在床上,除了腰和屁股有點痠痛,他感覺很好,全身的肌肉都慵懶舒散。他舒服地半閉著眼睛,安靜地聽著Jonathan在浴室洗澡的水聲。

Jonathan的手機就擺在床頭櫃上,Evan狐疑地瞪著它。方才他用盡各種手段,包括用身體討好對方、試圖套出對方的手機桌布到底是什麼,偏偏Jonathan口風緊得很,除了更加努力讓Evan說不出話以外、什麼也沒說。這樣避而不答只是讓Evan更想知道。

他也不是真的那麼在意,只是看Jonathan這樣死都不肯說,難免都會有點好奇。

他知道Jonathan的手機解鎖密碼,而且Jonathan的手機還輸入了他的指紋、只要他大拇指按上那個Home鍵,畫面就會解鎖,他就可以知道這個男人的桌布到底是什麼了。

Evan瞇起眼睛。

要開嗎?可是這樣又好像是在查勤。但是不開嗎?那Jonathan還特地告訴他手機的密碼做什麼,指紋辨識還不是自己說要做的、是Jonathan在某天冷不防抓著Evan的手強制輸入的。所以到底要不要開?

Jonathan只穿著一條睡褲回到房間的時候,看見他的男朋友正一臉憤怒地拿起檯燈要把他的手機砸爛。

Evan!」他驚恐地跳上床,把人壓在身下,「老天,你要做什麼!」

「我要砸爛你的手機。」Evan平靜地說。

「願意告訴我你這麼做的理由嗎?」

「因為你的手機讓我覺得很煩?」

「呃──我聽不懂,不過這理由好像很有理由。」

「你在說什麼。」Evan嫌棄他的英文。「你的手機桌布到底是什麼?」

Jonathan挑起眉毛,用手肘撐起身體,「你知道你自己的生日、指紋也可以解鎖,你真的想看的話為什麼不直接看?」

「那是你的手機,而且你又一副不想講的樣子。」Evan咕噥。

Jonathan的表情突然變得難以解讀。他一言不發地看著Evan的眼睛,看到Evan都要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他才伸出手把手機抓來眼前,默默地打開手機之後交給Evan,然後翻到旁邊躺下。

Evan一下反應不過來,轉過頭去看對方。Jonathan只是吸了吸鼻子。EvanJonathan沒有要解釋什麼的打算,這才慢慢地轉過頭去看已經被解鎖的手機。

寥寥幾個應用程式的後面是張照片,是個男人抱著一隻貓、一隻浣熊睡在沙發上,腳邊還睡著一條狗狗的溫馨畫面。

這個男人的臉跟Evan的一模一樣。

「我──」Evan不敢置信地張大了嘴,「我的、老天,你這混蛋,什麼時候拍的!」

「你為什麼可以這麼可愛?」Jonathan深情地問。

「你偷拍我?」Evan提高了聲音。

「這是為什麼我不敢跟你說啊。」Jonathan委屈地扁嘴。

Evan漲紅了臉:「這張照片醜死了,我嘴巴是張開的欸!」

「這張照片才不醜!」Jonathan憤怒地反駁。「我覺得你的手機桌布才醜斃了,不能換張帥的嗎?」

「我的手機桌布很有趣好嗎?這張醜死了,換掉!」

「你居然敢說我男朋友很醜!」Jonathan粗暴地搶走手機扔到旁邊,掀開被子然後壓到Evan身上,顯然再也壓抑不住地用力吻住Evan。「沒有人可以說我的男朋友很醜,噢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換掉。」Evan抬起手環著Jonathan的肩膀,口齒不清地要求。

「不換。」Jonathan堅持,「不過我不介意再換一次床單。」

「去你的。現在才下午,你就快把我的腰折斷了。」

「晚上吃披薩?」

這完全沒有邏輯的對話讓Evan大笑出聲,Jonathan跟著咯咯笑了起來,把臉埋進Evan的脖頸間。「我愛你。」

「好吧,我也愛你,你這色情狂。」

然後他們心滿意足地擁抱彼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野 的頭像
冰野

Cosmos

冰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