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O Delirious / VanossGaming

*友情同居向系列/一切內容純屬虛構,請不要當真<3

*靈感是在Ohm6/6號直播裡面引爆的訂閱者之爭(? xDD


「你天殺的居然沒有訂閱我嗎!」

「喔老天啊我還以為有殺人犯闖進來了!」

 

一聲堪比世界毀滅的轟然巨響之後,有兩個人的吼聲同時響徹雲霄。只是一個人的語氣無比憤怒,就好像全世界都登上能夠避難的方舟了而只有他因為睡過頭被落下、另一個人的語氣無比驚懼,就好像他明明也是睡過頭被落下的可憐蟲卻被另一個人掐脖子指控是一切的主謀。

 

Vanoss整個人僵直在椅子上,手指在被嚇到的瞬間掐緊了滑鼠結果差點扭到,另一隻手的手肘撞到桌邊痛得要死。

他不敢置信地轉過頭,看見Delirious整個人氣得火冒三丈地站在門口。備註,是真的火冒三丈,不是鬧著玩的。

好像該說點什麼,但重點是是誰應該先說點什麼?

Vanoss知道自己鐵定是一臉困惑,打從好幾年前的那次三角函數考試、跟剛開始製作影片時不知道為什麼影片裡他的音質老是特別差之後,他就很少露出這麼真誠的困惑表情了,真的。

「你在說什麼?」Vanoss因為等不到Delirious開口,於是小心翼翼地問了。「我是真的沒有聽到,還有,下次不要這樣破壞我房間的門。」

「對不起。」Delirious氣沖沖地回答,意思意思地摸了兩下門板:「我是跟它說的。」

「我看得出來。」Vanoss狐疑地挑起一邊眉毛,腦袋試圖重新播放Delirious破門而入時大喊的句子,卻發現那一句話被破門而入的轟動巨響給整個蓋過去,嘗試回想的同時除了一聲又一聲的「碰」跟「碰」還有「碰」在腦袋裡面碰碰碰以外,就什麼都沒了,沒有任何一個可以用來言語溝通的有效詞彙。「我真的很抱歉,Jon,可是你剛剛破門而入的時候說的是什麼?我完全沒有聽清楚。」

「我叫得那麼大聲你居然聽不清楚,」Delirious寒著臉說:「你是耳機都開得太大聲所以現在聽力減退嗎?」

「我就算沒開得很大聲,也因為你們大吼大叫所以耳——不對,」Vanoss講到一半就發現話題差點被帶跑了,趕緊把話掐下來,「你先把剛剛說的話再講一次再來檢討我耳機是不是開得太大聲的事情。你剛剛說什麼?」

Delirious一臉憤怒地看著他,但是什麼都沒說。

Vanoss靜靜地等著。

Delirious的視線小小地往右上角飄了一下。

「老兄,」Vanoss摸了摸鼻子,「讓我確認一下,你該不會忘記你剛剛說了什麼吧。」

「我剛剛說了什麼啊?」Delirious居然就這麼乾脆地承認了,火冒三丈地質問Vanoss

「我就是沒聽清楚才問你啊,現在連你自己都不記得了。」Vanoss莫名其妙地扁下嘴角,「你不是跟OhmMini他們開實況開得好好的,怎麼突然跑過來我房間發脾氣?」

「因為我們在聊——在聊訂閱的問——對!」Delirious乍然露出一臉欣喜:「我想起來了。」

「哦。」Vanoss洗耳恭聽。

「我們在聊我的訂閱數破了九百萬的話題。」

「噢,對,恭喜你。你沒忘記我們約了明天晚上一起去吃飯慶祝,對吧。」

「我當然記得啊,你說你要請客。」

「好吧,你繼續說。」

「然後接著講到了誰是最忠心的訂閱者,我好像說Ohm根本沒有訂閱我,Ohm說他明明就有,所以我就去開我的訂閱檢查了一下。」

「他應該有訂閱你吧?」

「欸,說到這個,我一打開來的時候沒看到他欸,後來才知道因為他把他的訂閱設定為隱藏,除了他以外的人都看不到。」

「啊,這個功能我知道,我也有用。然後呢?」

「然後我一打開的瞬間就發現你居然沒有訂閱我,」Delirious講到這邊,方才的火氣已經因為一連串四處向外岔開的閒聊而消去了一大半:「你居然沒有訂閱我,你這個沒心沒肺的屁股養的兒子。」

Vanoss微微張著嘴巴,一頭霧水地看著室友,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把這段話消化完畢。

「我有訂閱你啊。」他愣巴巴地說。「都不知道訂閱幾年了。」

「你才沒有咧,我就沒有在訂閱裡面找到你的名字。」Delirious指控。「而且Mini也說了,你超怪的,先是訂閱了大家然後又全部取消訂閱。」

「我哪有,我今天早上起床都還在看你們的影片,還是直接從訂閱裡面打開來看的。」Vanoss忿忿不平地翻了個白眼,不過嘴上反駁的同時、腦袋也很快就找出了會發生這種誤會的根本原因。「而且,你會看不到我的原因其實我們幾十秒之前才講過,你難道就沒有想要把那個原因套到我身上的想法嗎?」

Delirious沈默了長達十秒。

「什麼?」他說。

「我說,」Vanoss像是對中世紀的人解釋「地球是圓的」一樣有耐心,「你難道就沒有想到我也把自己的訂閱設成了隱藏,所以你才看不到我?」

Delirious又沈默了大約五秒鐘。

「噢,」他發出一聲聽起來有點蠢的聲音,還破音。「噢,你也設定成隱藏了。」

「所以呢?」Vanoss諷刺地說,「現在你是不是該回到你房間,換我去撞開你的門然後大吼『你為什麼要懷疑我』?」

「對不起。」Delirious誠摯地道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是對著Vanoss的門板。

「你能夠再更沒有誠意一點,」Vanoss溫柔地說,「我多的是方法讓你付出代價。」

「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Delirious又再次道歉,這次倒是有看著Vanoss了,只不過眼神並不怎麼真誠,字句之間還夾了一堆笑聲。

「明天晚上吃飯你請客。」Vanoss大方地原諒了Delirious,朝對方擺擺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現在趕快回去玩你們的Friday 13th,不要吵我。」

「你在幹什麼啊?」Delirious討好地問道。

「剪影片,不關你的事,快滾。」

「今天晚餐我煮,明天晚上你請客。」Delirious好聲好氣地試圖討價還價。

Vanoss翻了個白眼,握住了滑鼠之後左手向著門口比了個喝倒采的手勢,「滾。」

Evan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滾,不要讓我再說第四次。」

 

(PLUS+)

Vanoss一走出房間,就看到客廳的茶几上堆滿了他和Delirious都特別鍾愛的那間窯烤披薩店的披薩——由於價格和一般的披薩比起來稍微貴了一點點,所以他們並不常吃——而且不只一片,是五、六片,各種口味並且熱騰騰地冒著煙地並列在桌上。

他沈默地抬起眼睛,看著站在桌子旁邊,顯然剛從外頭回來連頭上帽子都還沒拿下來、一邊搓著手滿臉討好的Delirious

「明天晚上你請客?」Delirious故作乖巧地豎起大拇指。

Vanoss「哈」地一聲笑了出來,很快又板起臉,伸出手揀了片瑪格麗特披薩吃。

「好啦。」他說。

 

 

 

(後)

那個訂閱者之爭是這樣的:

Delirious說Ohm沒有訂閱他,Ohm說不然你打開訂閱看一下嘛,結果Delirious還沒找到Ohm之前就先怒吼說「Vanoss甚至沒有訂閱我!!!!!!!!!」

那個錯愕的語氣xDDDDDD

但我是覺得就和Ohm一樣,Vanoss是把自己的訂閱隱藏了啦,他連IG的照片都刪光了...(落淚)

他們怎麼這麼可愛,我難過。(是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野 的頭像
冰野

Cosmos

冰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