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H2O Delirious / Vanossgaming

*一切內容皆純屬虛構請不要當真;)

*友情取向,靈感是Delirious破千萬訂閱時上傳到twitter的塗鴉xD


 

『一千萬訂閱的獎牌!!!!!!!!!!!!!!!!>:)

 

Vanoss拿起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響個不停的手機,見到發送者是Delirious的時候,他連預覽訊息都沒看就知道對方是為了什麼而展開疲勞轟炸式的訊息發送了。

他抱好了放在腿上的吉他,確定它不會摔到地上之後打開了Delirious傳來的訊息,果不其然跳出來的是各種角度的YouTube寄送給友人的一千萬訂閱獎牌照片。雖然Vanoss已經看過這獎牌了,仍在看到照片的時候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興奮。他想自己是真的為Delirious感到高興——要不然他也不會在看到Delirious的訂閱者突破一千萬的時候,立刻打包了一大箱有的沒的禮物寄過去給DeliriousDelirious收到那箱禮物之後還得意忘形地拍了一支不論畫質或技術都差得可以的開箱影片、傳給他之後被嫌棄得體無完膚。Vanoss一邊嫌、Delirious還一邊驕傲地咯咯笑。

他拿著手機想了想,祝賀的訊息早在幾天前就發了好幾封過去(還不包括那個大包裹呢),那時候就把祝賀的詞都用完了,雖然好話不嫌少,但是Vanoss也不想因為祝賀得太過、那看上去反而太過客套了。

『關我屁事。』

所以他最後送出了這條訊息。簡短有力。

Delirious很快就讀取訊息,並且送出他對於Vanoss的不當行為的回應:『因為你是我的好友啊。』

『你沒有朋友。』

『快點來東岸,我要帶你去吃大餐。』Delirious寬宏大量且以德報怨地說。

Vanoss對著訊息露出微笑,內心盤算著也許他該要求那間前幾次到東岸去作客時、Delirious帶他去的披薩餐廳——價格稍貴,但是好吃得沒話說。不過在鍵入消息的同時,他又突然覺得剛剛那幾張照片好像有哪裡不對。於是他跳出訊息框,點開那些照片然後瞇起眼睛仔細地盯著。

一千萬訂閱的獎牌仿若鑽石,表面平滑且反射效果極佳,意味著你可以將它當作鏡子使用,而對一向不願意露臉的Delirious來說,這無疑地是個大問題。

Jon

Jon

JonVanoss為了引起對方的注意,一連鍵入了三次對方的名字:『你該不會正打算把照片上傳到twitter吧?』

Jon,我勸你馬上停止上傳然後給我過來,白痴。』

『我是正打算上傳到twitter沒錯,』正當Vanoss都起了乾脆打電話給對方的念頭時,Delirious終於回應他了。『怎麼啦?』

『你還沒上傳吧?』

『還沒有,怎麼了?』

『你最好仔細檢查一下那幾張照片,』Vanoss因為鍵入訊息的速度太過著急,以至於錯字連連,但他想Delirious一定讀得懂他的意思,也就沒有多花心思去糾正:『你藏得最深的黑暗秘密都藏在那幾張照片裡面。』

『什麼鬼?我可沒讓我的性愛玩具上鏡頭啊。』

『我不想管你跟你的性愛玩具,我只叫你再仔細檢查一下那些照片。』

『噢。』

Vanoss搖了搖頭,在Delirious因為忙著解謎的空擋中打開YouTube想要找支音樂短片來看,才剛剛挑好了影片要點開,Delirious就再次一頭霧水地發問了:『Evan,到底是哪裡不對?我看不出來啊。』

Vanoss翻了個白眼——Delirious是個細心的男人,這點Vanoss並不否認,但他要是蠢起來,就連上帝也救不了他。

能救他的也只有Vanoss了。Vanoss真覺得Delirious應該好好地、痛哭流涕地、真心實意地好好感謝他一回。

『你的臉,Jonathan。你的臉。』

『我的臉怎麼了?』

Vanoss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還是你是打算以露臉來作為一千萬訂閱的答謝禮了?這我沒聽你說過啊。』

『我從來沒打算露臉啊。』Delirious震驚地回應。

『我的暗示都給到這樣了,你居然還沒看出來?』Vanoss又好氣又好笑地寫道:『你的臉啊Delirious,你的臉映在獎牌上了,只要放大就能夠看得一清二楚。』

大概五秒之後,Vanoss的手機響了。Vanoss抿不住微笑地接起電話,但是非常有先見之明地把手機拎得離耳朵有十五公分遠。果不其然通話接通的那個瞬間,Delirious張狂的笑聲就從聽筒那邊炸了出來。

『——噢我的老天哪Evan!』Delirious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笑得好像他這輩子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笑的事情。『我的天……我真的、我真的完全沒有想到這獎牌像個天殺的鏡子一樣,我完全沒有注意到我的臉被照到了!

「我知道。」Vanoss故作不耐煩地說,「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你有多蠢。」

『謝啦,Evan,你救了我一命。』Delirious咯咯笑著說,『現在怎麼辦啊,我家裡沒有面具欸。』

「我之前不是有送一個給你嗎?」

『你說那個傑森面具?我把它掛在牆上了。』

「我也挺佩服你半夜起床不會被它嚇死。」Vanoss沒好氣地說,「不然你就試著從其他角度拍了再傳給我看吧,我幫你檢查你的臉有沒有在上面。」

『噢!好啊好啊,那——那,噢,你開著電腦嗎?我用Discord打給你,你跟我說我傳給你的照片行不行得通。』

「好吧。」

『啊、Evan,你真是我的好朋友。』Delirious在結束通話之前咯咯笑地說著。

Vanoss垂下視線,望著自己抱在腿上的吉他淺淺一笑。「你沒有朋友。」他說。

 

[+plus 1]

「這張照片總沒有拍到我的臉了吧!」

「你這個白癡,你躺在桌子底下拍當然拍不到自己的臉,你甚至連目標的獎牌都沒有拍到,你到底要白痴到什麼程度啊?」

「但是這個角度拍不到我的臉啊!」

「你拍照的目的不是要挑戰怎麼樣才拍不到自己的臉,而是要拍那個獎牌,你這個白癡!」

 

[+plus 2]

Delirious收到了一張Vanoss親筆畫就的圖片:一個代表著Delirious的簡易竹竿人、一張桌子還有一個千萬訂閱的獎牌。

「我沒有時間陪你瞎耗了,」Vanoss冷酷地說,「你就上傳這張圖好了,別拍什麼愚蠢的照片了。」

Vanoss離開通話的聲音緊接著在他的狠話之後傳出,獨留Delirious有些寂寞地看著那張簡陋的圖片。

然後他打開photoshop、擦掉了竹竿人擺在身體兩邊的雙手,改成雙手舉著一台相機的動作(那台相機簡直能夠作為曠世巨作啊)。他對此相當滿意,於是在存擋之後愉悅地上傳到twitt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野 的頭像
冰野

Cosmos

冰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