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than x Evan(完全AU所以就用本名了XD)

*超級英雄(?)x警察AU,OOC與BUG一籮筐

*一切內容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Before We Meet)

 

Lui知道,只是Lui不說。

Lui在知道自己居然已經被這群情報員關注了好幾個星期的時候,還滿驚訝的……不,他說謊,他其實一點也不驚訝。他可是Lui,他洞察世事、體察人心、對一切觀察入微,事實上他早就知道有群人在暗中調查自己了。

只是第一,他不想嚇到這些可憐的情報員;第二,告訴他們自己知道了、也沒什麼好處;第三,他沒做過任何虧心事(除了縱容新來的Evan欺負同樣也是新來的Brian)。最後,因為他是Lui

他知道這些情報員的來意之後,相當爽快地同意和他們合作,同時也向他們推薦了自己得力的手下們。除了那些可靠的老鳥以外,他也希望能讓剛加入這裡還不到一年的小菜鳥們參與。

「有誰?」那位叫做Luke的情報員問道。

TylerBrianMarcel還有Craig,噢,」Lui說,「還有Evan,我們局裡的新小霸王。」

然後他一轉頭就看見Jonathan把水嗆進鼻子裡,咳嗽連連。Luke露出令人玩味的表情,但很明顯不敢多說什麼。

「怎麼了,你認識Evan啊?」Lui開心地問。他喜歡看Evan欺負別人,更多認識的Evan的人表示有更多好戲可看。

「不──我,我不……Jonathan難受地抹掉鼻子裡嗆出來的水。「我……撲嗯似。

Lui挑起眉毛。

「他想說的是他認識,」Luke友善地翻譯道,然後在Jonathan看過去的時候補充:「但是Evan不認識他。」

Jonathan白了Luke一眼。Lui咧開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說到Evan,你們知道嗎?」他裝做若無其事地開口。這句話問出來之後,Luke依舊不動聲色,但Jonathan卻立刻抬起了眼睛,露出天人交戰的詭異神情。

呣,他就想Jonathan進來他辦公室之前好像在東張西望。

「他現在搬進去的那間公寓是我介紹的,他住的那層樓還有另外一間空房子。那個買下三樓的房東是我的朋友,要我逢人就問有沒有人要租另外一個房間……雖然我只是隨便問問,但你們有興趣嗎、還是有認識的人最近在找房子?

Luke聳聳肩。

Jonathan尷尬地乾咳了一聲。

「我……我最近正在找房子,能告訴我那個房東的電話嗎?

Lui又咧開了一個大大的微笑。「噢──當然。」

他可是Lui,一個體察世事、觀察入微並且體貼人心的大好人。

只是有時候比較愛看熱鬧。

 

這還是暗戀嗎,這是跟蹤狂吧

「所以,我在想,這之後的一些──」

Ryan話說到一半,就發現原本坐在他對面的人不見了。

…………」他一隻手扶著桌子,然後慢慢地歪過身子往桌子下看,毫不意外地在桌子下面找到喪失了理智的Jonathan

「幹什麼!」Jonathan揮手驅趕他。「坐回去!」

「不,你才在做什麼──」

「噓!」

眼看再不坐回去,Jonathan就要戳瞎他的眼睛,Ryan只好一臉困惑地直起身。聰敏如他,在坐直的瞬間他就看見讓Jonathan躲到桌子下面的原因了。

他和Jonathan今天出公差,正好來到洛聖都警局附近,因為時間正好、所以他們決定到咖啡廳吃個午餐──而前面也說了,這在警局附近,因此有些警察會來這邊買點東西吃是理所當然的。

他看見換了便服的Evan Fong站在櫃檯前點餐。

他再次彎下身,看著依舊蹲在那邊、看起來真的很可疑的Jonathan

Jonathan,我覺得你現在有兩條路。」他彎下身說,「第一,站起來、像個男子漢一樣去跟他說話,你看起來會很正常。第二,繼續這樣蹲著,很快你就會被當成變態,然後Fong會來親自逮捕你。」

Jonathan把臉埋到掌心裡,看上去對這兩個選擇頗為為難。

「身為你的朋友,我勸你選一,」Ryan又直回身子,「還有,你真的不坐回來看一下嗎?我覺得他穿那條牛仔褲挺好看的──噢!」

Jonathan從下面猛力捶了一下桌子,整個桌面彈了一下。附近有些人忍不住投來好奇的視線,但是大概是Jonathan的舉動太詭異,他們沒膽子過來搭話。

「不准你看他的褲子!」Jonathan在桌面下嘶聲警告。他歪出身體看了櫃檯一眼,然後又縮回桌子下。

「老天,Jonathan,」RyanJonathan下降的理智和智商嘆了口氣,「噢,噢,Evan要走了──」

「你叫他什麼?」Jonathan從桌子下鑽出來,火冒三丈地質問。

「看在老天的份上你甚至還沒跟他說過話你就在管我們怎麼喊他──Jonathan,他是真的要走了!

三分鐘後,Jonathan抱著頭趴在桌上怨天尤人,為了錯過一個向Evan Fong搭訕的大好機會而無聲地痛哭。

「不是早跟你說過了嗎,老弟。」Ryan是個好人,就算三分鐘前還被這個見色忘友的友人怒目以對,他還是會安慰他,他願意包容為戀愛而理智大幅下降的朋友。「收起你那病態的保護慾,然後去跟他說話。這不難吧,難嗎?」

「閉嘴!」Jonathan悶聲說。

 

不論你幾歲都能當個十五歲的戀愛少年

連續好幾天不人道的、三天兩頭就要戴上悶得要死的浣熊面具衝出去拯救世界的秘密加班終於結束了。

昨天晚上因為Bryce說他們在調查的人有些動作,他實在擔心Evan擔心得要死,忍不住在浣熊尾巴上綁了竊聽器後偷偷地、偷偷地把浣熊放到Evan家陽台去;回到家的時候還要煩惱該怎麼把浣熊抓回家、免得夜長夢多被Evan發現那個竊聽器。多了這些插曲,他的體力和精神都被推到極限,累得一回家就倒頭大睡整整十個小時。他醒來之後,先是跪在床上對著窗外已經高掛的太陽抱頭無聲地吶喊,然後抓著顯示著早上十點的數字鐘倒在床上、覺得他有個悲慘無比的人生。

他本來是計畫早上六點要到門口蹲點,在Evan Fong要出門慢跑的時候跟他一起出去的。他居然敗給睡意,他居然睡過頭。

Jonathan憤恨到忍不住丟下筆然後一頭撞到桌上,碰地一聲巨響讓座位就在他旁邊的友人們抬起頭看他,露出同情和嘲笑參半的眼神。

然後他抬起頭的瞬間,他們又立刻低下頭,裝做沒事地做自己的工作。

「這城市爛透了。」Jonathan說。

「嗯。」Luke含糊地說,把下半段的「你自己不敢去跟Evan說話居然就怪罪全世界」給含混帶過,好險現在Jonathan因為太過生氣而沒聽到他亂接話。

「這工作爛透了。」Jonathan又說。

『二十塊賭他又看到Evan了然後不敢過去跟他講話?』Bryce用手機傳訊息給Ryan

『不能怪他,前天我們看到他的時候他在追逃犯。』Ryan公正地回覆。

「我要請假。」Jonathan宣布。

Jonathan說到做到,他風捲殘雲地把所有東西收進公事包,頭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抬起頭來探頭窺視他的背影的友人們。

「喜歡上警察好可憐。」Bryce同情地說。

「戀愛嘛。」Ryan嘆了口氣。

「青春期來得真晚。」Luke搖搖頭。

 

請假之後,他到他已經結婚了的姊姊家領回寄放的狗狗跟浣熊,順路到寵物店補充了一些寵物糧食。因為怕浣熊亂跑,所以他把浣熊抓在手上……這可不是簡單的工作,這隻浣熊向來很不聽他的話,現在也是、在他懷裡拼命地扭來扭去,甚至在他彎腰把信箱裡面積了好幾天份的報紙拿出來的時候咬他。

「噢──拜託,拜託你,」Jonathan無奈地對著浣熊說,「你難道不能聽──嘿,小傢伙,我警告你,你要是再這樣兇──」

Jonathan突然分神想到,如果昨天晚上這隻小惡魔也咬了Evan呢?

──他就知道!就算陽台上突然出現一隻狗──反正浣熊都出現了、那麼換成狗也不會怎樣,他應該讓Delirious而不是Delicious擔下此一重責大任的!

他恍神的那一瞬間,浣熊逮著了機會,對著他的手臂咬了下去。其實不痛,但終究是超級不尊敬的表現,這讓Jonathan咬牙切齒地決定威脅牠要把牠丟回垃圾桶裡面。「啊,你咬我,你這魔鬼。」

他在心裡碎碎唸著,半年前就不該因為同情這小混帳在翻垃圾桶而收留牠的:「我受夠你了,我現在要把──」

他回過頭的同時,看見穿著黑色上衣還有牛仔長褲的Evan Fong就站在他後面。

「喔我的天。」他說。Evan也這麼說了。

然後他弄掉了他懷裡的所有報紙。

Evan遲疑地對著他露出溫和靦腆的微笑。「浣熊。」他指著他懷裡的小惡魔,笑著說。

 

他的心臟差點停掉,他差點忘記呼吸,他差點忘記時間還在往前運轉。他的全世界好像在這個瞬間濃縮了、全部縮進他眼前的這個大男孩體內。

 

「呃、嗨。」他幾乎要窒息,笑著和對方打了招呼。而Evan在這時也柔軟地笑著走來,彎下腰幫他撿拾他掉在地上的報紙。

他連忙跟著蹲下身,慌張地一起撿報紙。在抓取最後一份報紙的時候,他和Evan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一起──Evan抬起頭看他,眨眨眼睛之後靦腆地笑了下。

Jonathan頓了頓,心臟恢復跳動,跳得有點太快了。巴在他肩膀上的浣熊安份了下來。

這個城市還是美好的。

 

 

(After We Met)

 

關我屁事,不要再煩我了

某天在漆彈場的集訓讓Ryan發現,Jonathan的內心深處似乎對他有股說不出的恨意。

他脫下身上那件慘不忍睹的迷彩服,一臉錯愕地看著上頭幾乎成了底色的藍色粉末。那些都是Jonathan的傑作──據說Jonathan甚至要他的隊友不准對Ryan開槍,因為「今天我要打個夠」。

「老天,」Bryce瞠目結舌地看著他的迷彩服,「Ryan,你這已經被打到……

「如果是真槍實彈的話,我大概連你是不是人類都看不出來了。」Luke不敢置信地說,「是誰把你打成這樣啊。」

「是Jonathan,」Ryan說,被漆彈打到當然不會死,但是還是會痛,還有可能會瘀青。Ryan想自己明天可能會全身上下都發紫:「我最近做錯了什麼嗎?」

Bryce茫然地搖搖頭。Luke皺起臉苦苦思索,然後猛地一個彈指:「噢,前一陣子──Jonathan問我,我覺得你和他哪個人比較成熟。」

「然後呢?」Ryan摸不著頭腦,一頭霧水地按著自己的後頸,「你說是我嗎?」

「我說是他。」

「那他為什麼這樣?」

「我不知道,他大概看出來我在說謊。」Luke摸摸自己的大鬍子。

Ryan拍了下額頭,「你為什麼不乾脆說話?」

「我說是你,他可能會用原子筆直接戳死我、我不說話,他可能會掐死我。」Luke無奈地聳聳肩,「我沒有太多選擇,兄弟。」

「可是、」Bryce若有所思地打斷他們,「就算他看出Luke的真心話,那也跟你沒關係啊,他幹嘛拿你出氣?」

「誰知道……

「噢,不過,就我們對Jonathan的了解,什麼事情都往Evan身上想準沒錯。搞不好Evan之前說你很成熟,Ryan。」

Ryan欲哭無淚地把臉埋到那件慘烈的迷彩服裡面。

「沒事,你要體諒一個青春期男孩,沒事。」Luke同情地拍拍Ryan的肩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野 的頭像
冰野

Cosmos

冰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