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H2O Delirious / Vanossgaming

*架空,gang AU,好像已經變成系列但不知道會變多長(乾

*開始會把其他人物拉進來,開始糾結標題的TAG是不是該改改了XD

*一切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跟真人真事皆無關係!


「選吧,Vanoss,」Jonathan把調酒推到他面前,一派輕鬆:「你之後要跟著我行動,還是去找你自己的事做啊?」

Evan半瞇著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瞪著對方。

「嘿、Vanoss?你有沒有聽見我說話?」

「有,我聽見了。可是我正在想你到底是不是在說英文。」

「我是說英文啊。」Jonathan抹抹鼻子。他們在隱密的酒吧吧台邊談話,雖然對話內容跟機密完全沒關係。Jonathan拿起面前的杯子啜了一口,視線落在舞池中央的脫衣女郎身上:「我就是讓你自己想想以後要跟著我,還是自己出去闖嘛。」

「……既然這樣,你當初到底為什麼要把我帶回家?」

「嗯?」

「就是你逮到我那天。如果你到頭來還給我走的機會,為什麼要救我。」

「因為你那天受傷了不是嗎?」

Evan皺起鼻子,拽起杯子一口乾了杯中的液體:「……你這白痴。」

「幹嘛啊,我不是說了,如果你想留下來也可以啊。」Jonathan衝著舞池中央的表演吹了聲口哨,「反正如果我強迫你留下來,你不情不願的,將來說不準抓到機會就要整我,那還不如讓你自己離開。」

「你認真的嗎?」

「認真的啊。」Jonathan眨眨眼。

「那你幹嘛給我買面具還有RPG?」

「都救你的傷了,再給你買點禮物也不會怎樣,將來如果在道上碰見了,也許你會放我一馬,對吧?」

「受夠了。」Evan推開酒杯,撞開椅子站起身,「我要走了。」

「去哪?」

「說我要去哪都隨便我的不是你嗎?」

「喔,也對。」Jonathan愣了下,馬上笑了起來並且聳聳肩膀。他把手探進褲子口袋裡抓出一張十元鈔票丟給那個留著大鬍子的酒保:「嘿Luke,隨便來杯什麼。」

Evan見對方真的沒有要留自己的意思,卻又想不到自己要說些什麼比較好──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好說的。眼角瞥見一個女人似乎正上下打量著自己,一臉盤算著要過來搭話的樣子,現在根本沒那個心情的Evan逕自撇過頭,頭也不回地鑽出酒吧。

 

「欸,」人稱Cartoonz的酒保Luke送上調酒的時候歪頭點了點Evan離去的方向,「真的?」

「真的。」

「哇,你還真的很中意他。為什麼啊?」

「閉嘴啦,Cartoonz,調你的酒。」

Luke不置可否地癟癟嘴,旋身去應付另一名已經醉了七、八分的女客。

 

「Evan?你怎麼出現在這裡?」

Brock開門的時候毫不掩飾地露出驚嚇的神情,直盯著眼前這位失蹤了一個多月的人:「我聽說你已經被H2O Delirious收了啊。」

「……隨便啦。」Evan翻了個白眼,「我能進去嗎?」

「噢,」Brock讓出門口,讓Evan走進門,「我女朋友在房間。」

「我不會過去的。」

Evan才剛說完,一個長髮的女孩便從臥室的門口探出頭:「嗨!朋友嗎?」

「呃,」Evan瞄了Brock一眼,Brock點點頭。「嗨,我是Evan。」

「你好。」女孩揮揮手,又縮回房間內,順便關上門。

「說吧,你怎麼又出現了。」Brock走到廚房去倒水,Evan則把行李往沙發邊一丟,攤到沙發上的時候還大嘆了一口氣。「可以離開下城區幹嘛還要回來啊,你瘋啦。」

「我沒……謝了。」Evan接過Brock遞來的水,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

他和Brock很久以前就認識了。Brock和他一樣沒有加入任何一個幫派,就是偶爾接接外快。他們是在某一次同時替一個幫派大老運送槍枝的時候結識的,儘管彼此在那次工作之後就沒有合作關係,但是基於個性上似乎挺合得來,在酒吧碰見或者道上辦事遇到的時候,彼此都會打個招呼、順便幫點忙,算是可以互相信任的朋友。

「怎麼,他叫你辦的事情不好辦?」Brock猜道。

「他沒叫我辦事。」

「他對你不好?」

「沒有。」還找他一起玩PS4。

「呃,他……」Brock腦筋一轉,難以啟齒地抬起手,不過Evan在他開口之前就知道他想說什麼了。

「沒有,我想他沒有那個意思。」

「是喔。」Brock放鬆下來,「所以他該不會就是臨時起意吧。」

「我想是。」

「他不是也沒加入什麼幫派嗎?一個人混可以混成那樣挺了不起的。我還聽說他是特種出身。如果可以跟著他一起混的話應該會挺輕鬆的,你為什麼跑來……啊,」Brock說到一半又停下來想了想:「還是說你們打算去外地發展,你是回來跟我道別的?這真感人,Evan。」

「天啊,Brock,你乾脆去寫小說好了,不是那樣。」Evan放下被他喝乾了水的玻璃杯,「他當初……我只是,我也以為他是要吸收我然後擴大規模什麼的,他甚至幫我買了面具還有一把RPG。」

「人這麼好。」Brock吹了聲口哨。

「可是他後來又說,看我想要留著跟他一起闖還是自己出來闖,」Evan望著天花板,他已經有段時間沒看見這種天花板了:被燻得有一點焦黃,角落的壁紙翹了個角出來,「然後我就出來了。」

「你打算自己闖啊?」

Evan閉著嘴沒說話。

「還是你是擔心他不是真的要留著你,你不想給他添麻煩?還是你會怕他這樣對你是不信任你,一開始幫你只是同情?」

Evan下意識地瞥了Brock一眼,但很快地又把眼睛轉到擺在電視機上面的相框去了。

「哇噢。」Brock驚嘆,「Evan,你挺服他的嘛。看來他人挺好的。」

「哼。」

「這樣說吧,Evan,你是可以在我這邊住啦。先跟你說,免得你等等覺得我在趕你走。」

「什麼?」

「我只是要告訴你,我覺得那個Delirious是真的想要留你,所以才讓你選。」Brock不意外自己看見了Evan的扭曲臉。他抓不太準Evan的情緒,所以擅自理解Evan的表情是表達困惑:「你看嘛,因為他要你心甘情願地留著所以才給你選。我想他要找的不是手下,而是個夥伴,所以沒有強迫你。」

「……他自己一個人也做得很好,找夥伴幹嘛啊。」

「這你就不應該問我了,去問他。」Brock打了個嗝,「Well!為了慶祝我們好久不見,晚餐我們吃pizza,怎麼樣?」

 

Jonathan大笑著抓住一個試圖用手槍瞄準自己臉的男人的脖子,手中小刀一轉,毫不猶豫地插進男人的肩膀,粗暴地卸去對方全部的行動力。

他得到情報,知道在洛聖都的機場將有一場非法的槍械交易。至於交易雙方是政府高層官員和道上的人物這件事,他就沒聽Luke說完了,他只要知道自己可以搶得心安理得就好了。

不過大概是因為有大人物在,有管道找一些真的很有方法的人,這次的行動他做得不是很成功。這是他第一次掛採掛得這麼華麗:左肩一道子彈擦過的痕跡,側腹是小刀擦過的血痕,左小腿被子彈打中,好在不是什麼重傷,做了緊急處理之後他還有餘裕逃跑。

好吧,他沒有餘裕,但是謹慎小心點他知道自己還是逃得掉。

Jonathan無奈地抓了抓頭髮,把自己的面具往臉上按得更緊些。其實活動量大的時候還戴著個面具真的很不舒服,不過比起真面目曝光之後的麻煩這些都不算什麼。

他可以聽見有幾個人正小心翼翼地往自己藏身的地方接近,大概是看見外邊還有幾個被自己打到只吊著一口氣的人在爬來爬去所以不敢躁進。轉了轉肩膀,他評估著自己身上還有的武器,盡可能地盤算著逃脫的方法與路線。

 

噗咻。

 

小小的聲音擦過他耳邊。他認得,是有人從遠方狙擊的時候會有的聲音。

但是從慘叫的是那些正在接近他的人而不是自己來看,這個狙擊手應該是他的幫手。

「絕不是Luke……」他旁邊沒人,但他還是有點蠢地自言自語著,瞇起眼睛透過面具上的眼孔掃過四周,判斷狙擊手可能在的位置。

然後他看見了──遠方的機庫旁邊堆放著的箱子後面探出一隻手,朝他揮了兩下。

那隻手是從紅色外套的袖口探出來的。

「天……」Jonathan歎為觀止。

不是早跟那傢伙說過不要穿紅色外套的嗎?

 

情況危急,兩人碰頭的時候並沒有多說什麼,Evan最多就是上下打量了Jonathan的慘狀還有那個完全沒有被放棄的鼓脹後背包,接著就領著人往機場邊跑,最後上了一輛不起眼的棕色小客車。

「嗨。」Luke從前座轉過頭來和他打招呼。

「哇。」Jonathan轉過頭看著半張臉隱在黑暗中的Evan,「你速度好快!」

「……」Evan只是白了他一眼。

「槍跟誰借的啊?」Jonathan又戳了戳Evan手裡的狙擊槍。

「……我朋友。」

「難怪,我就想說你走的時候明明一把槍都沒帶。要還嗎?」

「嗯。」

「早就跟你說了這次的人不簡單,你只帶那些武器是找死啊。」Luke從前座丟來一個急救包,拋到Evan手裡,「幫他處理一下。」

Evan默默地打開急救包,從裡面抓出消毒藥水,劈頭就要往Jonathan的傷口上淋。

「嘿──等一下!你要痛死我啊!」Jonathan連忙阻止對方一點也不溫柔的行為。

「那就放著爛掉好了。」Evan很乾脆地要把消毒藥水收回急救包裡。

「……對不起。」Jonathan收回手,讓Evan開始處理自己的傷口,一個咬牙忍住消毒時炸開來的疼痛。「……所以?」

「所以什麼。」

「所以你還要住在我家嗎?」

Evan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此時車子還沒有開回有路燈的地方,因此燈光暗得很,Jonathan只能看見那雙棕色眼睛隱隱地閃著微光,和手上正在處理傷勢的粗魯動作不同,顯得頗為溫潤。

Evan低下頭繼續處理他的傷口,沒開口說話。Luke專心在開車上頭,車裡一時安靜得可以,似乎連遠方機場那些被搶走錢財的人的罵聲都還能聽見。

「……我接下來會跟你一起幹。」Evan低聲開口,「七三分,八二分……九一分也沒差,隨你。我攢夠錢就去外面租房子,在那之前還是住你那裡。」

「喔。」Jonathan開口的時候因為傷口正被消毒水淋過而痛得抖了下,「其實我家房間那麼多,你倒也不一定要搬出去啦。」

「你該不會想叫我付你房租吧。」

「如果你搬出去是因為不好意思,那這樣不是就解決了嗎?」Jonathan聳聳肩,「畢竟住在一起才有個照應……喔還有,我又不是收手下,既然要一起幹,就五五分。」

Evan只是沉默地翻出一卷繃帶。

 

「……我七你三。」

「喔好──等等什麼?你剛剛說什麼?」

「哈哈哈哈哈!」前座的Luke毫不客氣地發出大爆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野 的頭像
冰野

Cosmos

冰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